2015年杜聿明魂归陕西除了夫人陪伴他还有从台湾迁来的妈妈

提示:杜聿明将军就这样在去世34年后,在家乡的土地上与已故的亲人们团聚了。一抷新鲜的黄土由此散发出了浓浓的乡情,一家分别生活在大陆和台湾的人,就这样被陕西一个小小的村庄牢牢地联系在了一起。

人生总有归处,因为中国人都讲落叶归根,所以,从哪里来还要到哪里去的。有时候,虽然活着的时候不愿意去,但死了依旧能回去,并不是那种“忘了来处、去无归处”的结局。因此,故乡始终都是一个等着有人回来的地方。

杜聿明故居一般指北京杜聿明故居,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东街25号,是杜聿明在北京的住宅。这里原是慈禧太后侄女的私宅,民国初年,出售给一个德国商人,后几经转手,抗日战争后成为了国军将领杜聿明的住宅。建筑格局较为高级,是北京城内中型四合院的典型,院内的建筑保存较好,砖、木、石雕富有特色,2001年3月8日,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在陕北的黄土地上,仍然有着杜聿明的故居。杜聿明1904年出生于陕西米脂县东区吕家崄杜家湾。祖辈是当地封建地主,父亲杜良奎,是清末举人,曾经在西安长安大学堂执教。杜聿明从小就喜爱玩弄,12岁时,在表哥李鼎铭办的成家坌小学读书,在学习上得到了这位严师的指点。但当他的祖父母及当家的伯父杜良辅相继去世后,因为父亲杜良奎一直在外教书,向来不问家务,他只好承担管家的担子。

据说,杜聿明由于聪颖过人,很快掌握了一套经营家务、保全家业的本领。但在他16岁时,父亲由榆林返家,看到他因操持家务,学业基本荒废。因此,父亲决定将家务交给侄儿杜聿成管理,让他继续读书,直到1923年从榆林中学毕业。

1924年,还不满20岁的杜聿明投笔从戎,从此将故乡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有趣的是,他名字中的“聿”是他的字辈,此字初文始见于商代甲骨文及商代金文,是个形象字,是手执毛笔的样子,他由此开始书写离家后的日月,也便成了他军旅的岁月,以及一生走过的漫漫长路。参加黄埔军校、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官至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却在1949年被俘,随后一朝梦醒,于1959年起从事文史工作与统战工作,为祖国统一大业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1935年,杜聿明的父亲杜良奎去世,杜聿明回老家为父亲办丧事,之后留下数百大洋交给族人在村里办学,自此再未回来。1975年,杜聿明随全国政协部分人员参观延安,离家乡已经很近了,但却因为心中的“苦衷”而不愿线年仅差三年,由于人老思乡情更浓,杜聿明曾经委托夫人曹秀清回乡祭祖,但自己却没有回来。1981年5月7日,杜聿明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人生的最后归处是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

故乡什么样呢?虽然经历星斗转移,物是人非,但它依然在那儿,是静卧于山坳中的一线排开的五孔石窑,庭院开阔,依山近水,据说正窑之前还曾有1米的石质门台,所有的窑洞上也都有门楼,而在庭院之下的台地上,还有两口窑洞,被用来供佛与藏书。杜聿明就在这样的一个场景里长大,五孔石窑的庭院里有过碾子和石磨,但后来均已不知去向。曾经,这里归集体所有,后来卖给了当地的农人,当初的模样也都被全部改造了。再后来,窑洞的新主人进了城,一切虽被空闲了下来,也便很少有人再来了。

杜聿明1923年从榆林中学毕业不久,与比他大两岁的曹秀清结了婚。他们有6个孩子,3男3女:长子杜致仁、次子杜致勇、三子杜致严;长女杜致礼、次女杜致义、三女杜致廉。杜聿明被俘后,谣传他已被处决,和当时的不少要员一样,曹秀清选择了台湾。但在台湾的日子,带着婆母高兰庭和6个孩子的曹秀清却是门庭冷落、生计艰难。

1956年,在美国读书的杜致仁因为家里拿出学费,在异国他乡自杀。1957年,高兰庭去世,曹秀清埋葬了婆母在他人的担保之下去了美国,原因是他的长女杜致礼嫁给了杨振宁,而杨振宁得了诺贝尔科学奖,蒋介石想利用她劝说杨振宁到台湾来,为其所用。但她到了美国,却再也没有回到台湾去,并在1963年回到北京,和获得特赦的丈夫杜聿明团聚。这样,曹秀清就将自己和4个子女杜致勇杜致严、杜致义、杜致廉留在了台湾。

杜致勇和杜致严是双胞胎,因为母亲去美不回,兄弟二人的处境非常尴尬,一直受到他人的排斥和干扰,甚至无法正常生活,不仅被限制出境,连找工作也艰难。杜致严辍学后,成了一名出租车司机,杜致勇虽然取得了较高的学历,成了一名土木工程师,但找工作却处处碰壁,甚至不得不去一家球馆打工,为保龄球钻指孔,潦倒一生。两个女儿杜致义、杜致廉也都在台湾,嫁人后因为在大陆的父亲遇到了不少麻烦,杜致义据说在台北一家医院当医生。

杜聿明病逝后,曹秀清想让台湾的儿女到大陆奔丧,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只允许其子女在台湾设立灵堂祭奠。1982年6月,80岁的曹秀清在香港与台湾的儿女们见面,这是她与儿女们分离了20多年后的第一次聚会,母子相拥,泪如泉涌。1984年,她再到香港想与子女团聚,子女还没到,她却在香港病亡。

2015年9月,米脂县曝出了一条新闻——杜聿明将军要魂归故里了。这期间,杜聿明在台湾的三女杜致廉受邀飞赴北京,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广场阅兵等活动后,根据父亲生前叶落归根的遗愿,经全国政协批准,将父亲的骨灰由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迁出,并于9月11日下午护送骨灰飞抵榆林机场。

与杜聿明将军一起“回家”的,还有他的夫人曹秀清。同时,在台湾的杜致勇也将将军的母亲高兰庭,以及自己的弟弟杜致严(2014年去世)骨灰回到了米脂。杜致勇、杜致廉遵照杜聿明将军丧礼从简的遗愿,于9月19日晨,将杜聿明将军与其老母高兰亭女士、其夫人曹秀清女士、其三子杜致严先生的骨灰安葬在了吕家硷村布政界茔地,乡亲们纷纷前来参加丧礼,杜聿明将军就这样在去世34年后,在家乡的土地上与已故的亲人们团聚了。一抷新鲜的黄土由此散发出了浓浓的乡情,一家分别生活在大陆和台湾的人,就这样被陕西一个小小的村庄牢牢地联系在了一起。

后来的情况大约是这样的:2019年,为纪念广西昆仑关大捷80周年,杜致廉从台湾前来出席纪念活动,当时,年近80岁的她坐在轮椅上,在展厅内父亲的旧照及第五军介绍展示区留影,于昆仑关完成了一张“特殊”的父女合照。也就是在这一年年初,82岁的杜致勇病逝于台中医院。他虽然没能像妹妹杜致廉一样来到昆仑关,但在此前一年,他曾拖着病躯,走访了上海、南京、徐州等地,默默地追寻了一段父亲当年的步履。

在这个过程中,杜聿明的次女杜致义,有人分析说,她可能是已经去世了。与杜聿明将军魂归故里一样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早在2013年,由米脂杜氏宗亲捐资600多万元在当地建成了杜氏纪念馆,一改几千年来修建祠堂之旧俗,仅展区就达600平方米,集中展示了杜氏族人为民族解放、新中国的成立、以及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光辉事迹。其中,专门为杜斌丞、杜聿明等人开辟了专门的展区。

故乡在这里不仅仅是一个让人去后有归处的地方,它还有着很多爱国、爱家的成分。因为杜氏纪念馆弘扬了杜氏家族的爱国主义精神,对青少年成长具有极强的教育意义,被米脂县委、县政府命名为“米脂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杜致廉也可以在台湾看着“回家”的父亲,安心了。心安是归处,更是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