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英冠:富勒姆望击退布莱

英冠周六深夜继续有较量进行,届时富勒姆将主迎布莱克浦。富勒姆最近延续了良好的赢波势头,状态十分不俗,考虑到他们比布莱克浦多积21分,富勒姆是役有力主场称雄。

富勒姆去年11月经历了一波5轮不胜,球队排名也一度下滑至第三位,好在来到最近,他们找回了去年取得七连胜时期的良好状态,最近4轮联赛斩获全胜,其中得失球比为恐怖的22比6,其中米杜域以及法比奥卡华奴这两名攻击手表现出色都曾有过梅开二度的发挥绝对值得庆贺。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波四连胜之后,富勒姆破了一项英格兰足坛尘封纪录,在这波连胜之中,他们曾连续3场联赛入球数至少达到6球,成为1954年的爱华顿以来第一支当赛季连续3场联赛入球数6+的英格兰球队,而爱华顿在那个赛季成功升班,富勒姆目前亦以5分优势领跑英冠,球队毫无疑问是今季夺冠重返英超的一大热门。归根到底,出色的攻防表现是其成为领头羊的主要原因,他们是英冠唯一一支均场入球数大于2球的队伍,至于0.93个均场失球数则属于顶尖行列。此番面对中下游球队布莱克浦,坐镇主场的富勒姆必胜无疑。

布莱克浦就没有富勒姆那么具备实力,他们今季联赛方面仅试过3次连胜,而最多连胜场次亦只不过是3场,其中在去年的11月-12月这两个月中,他们更是仅仅取得过1场联赛胜利,虽则近期先后以1比0击败了侯城和米禾尔,但对手目前排名均在布莱克浦之后,含金量方面值得商榷。更为糟糕的是,布莱克浦攻防两端甚至还存在攻守失衡的情况,尤其进攻端均场只有1.04个入球的表现和富勒姆相比犹如天差地别,加上此番还需作客出战,布莱克浦赢波犹如痴人说梦。

《赎罪》:时间也是一种残酷的美

在那个燥热的夏天,少女的一句“是的,我看见了。”让她的一生背负上了罪孽。

《赎罪》影片的开始,伴随着“哒哒哒”的打字机声。英国贵族的庄园,洋溢的温暖阳光,葱郁的树林,青绿的草地。

布莱安妮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剧本。十三岁的她聪敏、有才气,却幼稚、自以为是。

在1935年的那个夏日午后,金色的日光洒在清透的池水。美丽的少女,轻解罗裳,跃入清池,池水打湿的衣裙紧紧的贴着少女曼妙的身姿。

如此美好的一幕,在布莱安妮的眼里成了龌龊的逼迫。她那属于作家特有的敏感双眼,带着无节制的自信和疯狂嫉妒。

十三岁的暗恋是混沌而隐秘的,一瞬间崩坍的美好,使得布莱安妮模糊的恨意开始发酵。

也是在那个夜晚,循着姐姐赛西莉亚掉落在地毯上的发卡,布莱安妮撞到了西西莉亚和罗比在书房的私情。

绿色的绸缎裙映衬着少女雪白的肌肤。香艳的场景对布莱安妮十分残忍。少女的朦胧情感,变成了冷酷毒蛇。

在去寻找一对离家出走的双胞胎兄弟的路上,布莱安妮看到了表姐在野外的偷情。羞愧的表姐不敢承认通奸的丑闻,只说自己是被。

布莱安妮一口咬定,自己知道是谁。是罗比。当警察谨慎的问道:“你知道是他?还是看到他?是像看到我一样看到他的吗?”

布莱安妮回想了脑海里仓皇逃离的模糊身影,坚定道:“是的,我亲眼看到他。”

罗比锒铛入狱,为了出狱,他报名前往敦刻尔克参军。但在敦刻尔克撤退的前夜,死于败血病。

这部影片由导演乔·怀特拍摄,改编自伊恩·麦克尤恩的同名小说《赎罪》,豆瓣评分8.4。获得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配乐、第65届金球奖最佳剧情片、以及第61届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影片奖。

影片中利用强烈的太阳作为光源,使得场景中的人物都沐浴在一层光影中,好像人物发出了光芒。打造出过于美好的不真实感,同时暗示着这时的场景都是布莱安妮的回忆。

导演擅长采用景象反应人物内心活动。落寞的背影,远远眺望着翻涌的海水,痴痴的坐在海边。

远处是她与爱人约定好的美丽家园,但天空却乌云密布,色调低沉。没有出现一句台词,却把人物内心的刻画淋漓尽致的展现。

《赎罪》的故事叙述方法十分特别,采取双线并进,循环往复的结构。一条故事线是布莱安妮的视角,另一条则是塞西莉亚和罗比的真实的艰难爱情。

影片不断采用插叙和倒叙的手法,时空的跳跃和倒退,两条故事的虚实交错,给观众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影片中,塞西莉亚和罗比的对爱情的坚定,对美好的向往,也是最令人动容落泪的地方。

罗比参军前,塞西莉亚给了他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小屋,在海边,白色的墙,漆了蓝色的窗棱。

在无人的荒野上,肆意生长的草稞,没有边界的平原。罗比掏出怀里珍藏的照片,再看了看被铁片刺入的胸膛,想着:“等我回来,塞西莉亚。”

罗比和仅剩的两个队友,不断的寻找去海边的路,寻找失散的军队。没有头绪、没有食物、没有方向,有的只是队友抱怨的磨脚的靴子和罗比带伤的胸膛。

罗比没有停下,“最亲爱的塞西莉亚,我会回去。回去找你、爱你、娶你,然后挺起胸膛生活。”

罗比终于找到了海边,找到了归属的大部队。敌军炸毁了船只,没有船只能够进到岸边。

30多万士兵都回不到英国。他们在敦刻尔克的岸边,无尽的狂欢。围在一起唱歌、跳舞、打架,射杀所有的马匹,坐在破废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上高声唱着洪亮的大合唱。

他仿佛看到了母亲对他微笑,用温暖的手帮他褪下磨人的靴子,把他的脚轻轻放入暖乎乎的水盆。

在敦刻尔克撤离的前一晚,罗比死于败血病。没能够再见到他的“最亲爱的塞西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