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聿明要在东北速战速决为何最终没有成功?

1945年10月26日,杜聿明被任命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成为国民政府接收东北任务的军事负责人。根据地紧邻东北,早在8月份时,部队就开始开进东北,抢先占领了大部分地区。到年底时,东北部队已经达到27万人以上。由于苏联的阻挠,军无法在东北登陆。到10月中旬,第13军、52军七万人,在河北秦皇岛登陆,但进入东北的咽喉要地山海关已经部队占领。不过杜聿明的两个军是美械部队,战斗力很强。他发现山海关部队缺乏弹药,战斗素质不高。他命令部队攻击山海关,两天时间就攻下了这座关口。几天之内,杜聿明部队又攻下了绥中、兴城、锦西、葫芦岛、锦州等地。

这一时间来到前线视察,发现自己的部队疲劳涣散、缺乏训练、缺少弹药、不熟悉地形,群众基础差,且部队来自不同的根据地,指挥系统混乱。杜聿明对东北国共双方的优劣势看得很明白。他知道善于建设根据地、发展壮大,长期拖下去对己方不利,需要速战速决。所以他希望蒋介石派给他更多的部队,继续进攻,一举肃清东北共军。不过蒋介石比较谨慎,命令他停止前进。东北国军错失了一个扩大战果的良机。一直到12月下旬,国军才再次发动进攻,占领了辽宁、热河大片地区。1946年2月底杜聿明生病,离开了一段时间。4月中旬等他再回来时,国共双方在四平、本溪等地展开了大战,的东北形势没有改观,虽然占据了一些地方,但并没有打击到部队的主力。杜聿明对此是不满意的,他认为国军要速战速决,消灭东北共军主力,才能彻底改变战局。此时精锐主力新一军、新六军、71军等援军已经开到,实力更强大了,国军东北兵力接近25万人。

杜聿明调整部署,先集中兵力攻下了本溪,然后把主要兵力用于四平。5月14日开始,国共双方在四平地区展开了激烈争夺,双方都动用了十万以上的兵力。军利用其机械化和炮火优势,给军队造成了很大的伤亡。18日,国军廖耀湘部攻入四平外围,占领了东南要地塔子山。部队有被截断后路的危险。当天晚上,命令部队撤出四平,避免了部队遭遇不可挽回的损失。投降的总部作战科长王继芳,告诉杜垏明,部队损失过半。杜聿明下令部队继续追击,歼军主力。部队占领了长春等地,并渡过松花江,哈尔滨也很难守住了。但此时国共双方的停战令下来了,国军停止进攻。

由于各种因素(蒋介石的谨慎,兵力不足,杜聿明生病,停战令等),杜聿明速战速决的计划没有实现,东北部队虽然取得了不少战果,占领了一些城市,但东北大部依然在的控制之下,整体形势依然对国军不利。

2015年杜聿明魂归陕西除了夫人陪伴他还有从台湾迁来的妈妈

提示:杜聿明将军就这样在去世34年后,在家乡的土地上与已故的亲人们团聚了。一抷新鲜的黄土由此散发出了浓浓的乡情,一家分别生活在大陆和台湾的人,就这样被陕西一个小小的村庄牢牢地联系在了一起。

人生总有归处,因为中国人都讲落叶归根,所以,从哪里来还要到哪里去的。有时候,虽然活着的时候不愿意去,但死了依旧能回去,并不是那种“忘了来处、去无归处”的结局。因此,故乡始终都是一个等着有人回来的地方。

杜聿明故居一般指北京杜聿明故居,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东街25号,是杜聿明在北京的住宅。这里原是慈禧太后侄女的私宅,民国初年,出售给一个德国商人,后几经转手,抗日战争后成为了国军将领杜聿明的住宅。建筑格局较为高级,是北京城内中型四合院的典型,院内的建筑保存较好,砖、木、石雕富有特色,2001年3月8日,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在陕北的黄土地上,仍然有着杜聿明的故居。杜聿明1904年出生于陕西米脂县东区吕家崄杜家湾。祖辈是当地封建地主,父亲杜良奎,是清末举人,曾经在西安长安大学堂执教。杜聿明从小就喜爱玩弄,12岁时,在表哥李鼎铭办的成家坌小学读书,在学习上得到了这位严师的指点。但当他的祖父母及当家的伯父杜良辅相继去世后,因为父亲杜良奎一直在外教书,向来不问家务,他只好承担管家的担子。

据说,杜聿明由于聪颖过人,很快掌握了一套经营家务、保全家业的本领。但在他16岁时,父亲由榆林返家,看到他因操持家务,学业基本荒废。因此,父亲决定将家务交给侄儿杜聿成管理,让他继续读书,直到1923年从榆林中学毕业。

1924年,还不满20岁的杜聿明投笔从戎,从此将故乡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有趣的是,他名字中的“聿”是他的字辈,此字初文始见于商代甲骨文及商代金文,是个形象字,是手执毛笔的样子,他由此开始书写离家后的日月,也便成了他军旅的岁月,以及一生走过的漫漫长路。参加黄埔军校、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官至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却在1949年被俘,随后一朝梦醒,于1959年起从事文史工作与统战工作,为祖国统一大业作出了有益的贡献。

1935年,杜聿明的父亲杜良奎去世,杜聿明回老家为父亲办丧事,之后留下数百大洋交给族人在村里办学,自此再未回来。1975年,杜聿明随全国政协部分人员参观延安,离家乡已经很近了,但却因为心中的“苦衷”而不愿线年仅差三年,由于人老思乡情更浓,杜聿明曾经委托夫人曹秀清回乡祭祖,但自己却没有回来。1981年5月7日,杜聿明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人生的最后归处是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

故乡什么样呢?虽然经历星斗转移,物是人非,但它依然在那儿,是静卧于山坳中的一线排开的五孔石窑,庭院开阔,依山近水,据说正窑之前还曾有1米的石质门台,所有的窑洞上也都有门楼,而在庭院之下的台地上,还有两口窑洞,被用来供佛与藏书。杜聿明就在这样的一个场景里长大,五孔石窑的庭院里有过碾子和石磨,但后来均已不知去向。曾经,这里归集体所有,后来卖给了当地的农人,当初的模样也都被全部改造了。再后来,窑洞的新主人进了城,一切虽被空闲了下来,也便很少有人再来了。

杜聿明1923年从榆林中学毕业不久,与比他大两岁的曹秀清结了婚。他们有6个孩子,3男3女:长子杜致仁、次子杜致勇、三子杜致严;长女杜致礼、次女杜致义、三女杜致廉。杜聿明被俘后,谣传他已被处决,和当时的不少要员一样,曹秀清选择了台湾。但在台湾的日子,带着婆母高兰庭和6个孩子的曹秀清却是门庭冷落、生计艰难。

1956年,在美国读书的杜致仁因为家里拿出学费,在异国他乡自杀。1957年,高兰庭去世,曹秀清埋葬了婆母在他人的担保之下去了美国,原因是他的长女杜致礼嫁给了杨振宁,而杨振宁得了诺贝尔科学奖,蒋介石想利用她劝说杨振宁到台湾来,为其所用。但她到了美国,却再也没有回到台湾去,并在1963年回到北京,和获得特赦的丈夫杜聿明团聚。这样,曹秀清就将自己和4个子女杜致勇杜致严、杜致义、杜致廉留在了台湾。

杜致勇和杜致严是双胞胎,因为母亲去美不回,兄弟二人的处境非常尴尬,一直受到他人的排斥和干扰,甚至无法正常生活,不仅被限制出境,连找工作也艰难。杜致严辍学后,成了一名出租车司机,杜致勇虽然取得了较高的学历,成了一名土木工程师,但找工作却处处碰壁,甚至不得不去一家球馆打工,为保龄球钻指孔,潦倒一生。两个女儿杜致义、杜致廉也都在台湾,嫁人后因为在大陆的父亲遇到了不少麻烦,杜致义据说在台北一家医院当医生。

杜聿明病逝后,曹秀清想让台湾的儿女到大陆奔丧,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只允许其子女在台湾设立灵堂祭奠。1982年6月,80岁的曹秀清在香港与台湾的儿女们见面,这是她与儿女们分离了20多年后的第一次聚会,母子相拥,泪如泉涌。1984年,她再到香港想与子女团聚,子女还没到,她却在香港病亡。

2015年9月,米脂县曝出了一条新闻——杜聿明将军要魂归故里了。这期间,杜聿明在台湾的三女杜致廉受邀飞赴北京,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广场阅兵等活动后,根据父亲生前叶落归根的遗愿,经全国政协批准,将父亲的骨灰由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迁出,并于9月11日下午护送骨灰飞抵榆林机场。

与杜聿明将军一起“回家”的,还有他的夫人曹秀清。同时,在台湾的杜致勇也将将军的母亲高兰庭,以及自己的弟弟杜致严(2014年去世)骨灰回到了米脂。杜致勇、杜致廉遵照杜聿明将军丧礼从简的遗愿,于9月19日晨,将杜聿明将军与其老母高兰亭女士、其夫人曹秀清女士、其三子杜致严先生的骨灰安葬在了吕家硷村布政界茔地,乡亲们纷纷前来参加丧礼,杜聿明将军就这样在去世34年后,在家乡的土地上与已故的亲人们团聚了。一抷新鲜的黄土由此散发出了浓浓的乡情,一家分别生活在大陆和台湾的人,就这样被陕西一个小小的村庄牢牢地联系在了一起。

后来的情况大约是这样的:2019年,为纪念广西昆仑关大捷80周年,杜致廉从台湾前来出席纪念活动,当时,年近80岁的她坐在轮椅上,在展厅内父亲的旧照及第五军介绍展示区留影,于昆仑关完成了一张“特殊”的父女合照。也就是在这一年年初,82岁的杜致勇病逝于台中医院。他虽然没能像妹妹杜致廉一样来到昆仑关,但在此前一年,他曾拖着病躯,走访了上海、南京、徐州等地,默默地追寻了一段父亲当年的步履。

在这个过程中,杜聿明的次女杜致义,有人分析说,她可能是已经去世了。与杜聿明将军魂归故里一样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早在2013年,由米脂杜氏宗亲捐资600多万元在当地建成了杜氏纪念馆,一改几千年来修建祠堂之旧俗,仅展区就达600平方米,集中展示了杜氏族人为民族解放、新中国的成立、以及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光辉事迹。其中,专门为杜斌丞、杜聿明等人开辟了专门的展区。

故乡在这里不仅仅是一个让人去后有归处的地方,它还有着很多爱国、爱家的成分。因为杜氏纪念馆弘扬了杜氏家族的爱国主义精神,对青少年成长具有极强的教育意义,被米脂县委、县政府命名为“米脂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杜致廉也可以在台湾看着“回家”的父亲,安心了。心安是归处,更是故乡。

1981年杜聿明病危妻子向蒋经国提要求被拒绝后郑洞国很气愤

人老了,最盼望的就是自己的儿女能在膝前尽孝,特别是久病的老人,要是突然感知到自己可能命不久矣,更是会格外思念自己的孩子。此时谁能忍心阻挠他们相见呢?

1981年5月,77岁的杜聿明处在垂危的边缘,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但时常强撑开沉重的眼皮,四处张望,见面前还是只有长女杜致礼和妻子曹秀清,又失望地合上了眼睛。这一闭,他就再也没有醒来。

杜聿明至死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其他儿女,这是他的遗憾。杜致礼每每想到此事,就心如刀绞。如今父亲杜聿明已经去世,弟弟妹妹们仍被困在台湾,杜致礼选择和母亲一起给蒋经国发去电报,想让弟弟妹妹们回来奔丧,但电报石沉大海,直至杜聿明下葬,都没有回应。

杜聿明的好友郑洞国更是为其鸣不平,和杜家母女一起对蒋经国的冷漠进行公开的言辞谴责,但逝者已矣,一切都没有意义了。蒋经国为什么要阻挠他们相见?甚至最后连为父奔丧的机会都不给?这其中到底是何缘故?

1904年,杜聿明出生在陕西。他们家在当地很不普通,前期得益于祖上的地位,后期得益于父亲的影响力,再后来就是归功于他。

杜聿明的祖辈是封建地主,称不上家财万贯,良田千亩,但家底殷实应该毫无疑问,这样一个家族的影响力,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到了杜聿明的父亲这一辈,祖父给他的父亲取名杜良奎,他在取得了举人的身份后,就离开家乡去西安执教。杜良奎在此期间也跟上了时代潮流,加入了中国同盟会,接受了思想上的洗礼。杜良奎的思想得到了解放,他没有在外逗留多久,而是选择回来带动乡亲。

杜良奎归来后,动员当地刚刚组建起来的民团起来反抗,把压榨他们多年的政府官员赶下了台,而后又离乡奔波,参加反袁称帝的活动,待一切尘埃落定,又回到原点当起了教书匠。他这一生,也算是丰富多彩。杜聿明出生后,并没有机会待在父亲身边。对此杜聿明却没有什么怨言,他认为少了父亲的约束,正好可以大展手脚。

杜聿明从小就钟爱各种玩具,家人疼爱他,总是由着他终日拿着各种玩具四处疯跑,到了12岁,才把他推进了小学读书。小学是由杜聿明的表哥承办的,表哥充当了严父的角色,对杜聿明的学业很上心,这让爱好自由的杜聿明吃不消了,每天去上学,就成为了他的噩梦。

没过多久,家里就遭到了严重的打击,在祖父母和伯父相继离世后,失去了顶梁柱的家就要塌了,杜聿明无奈离学管家。杜聿明仿佛一夜之间成长了许多。刚开始时,他步履维艰也不轻言放弃,后来终于学得了一身管家本领,把家里上下打点得井井有条。杜聿明16岁时,他的父亲杜良奎从外地归来,见儿子弃学在家,很是不快。父亲听完儿子说完缘由,心中又是五味杂陈。最终杜良奎决定先把家里安排妥帖,再带杜聿明继续求学。

1923年,中学毕业后,杜聿明就和曹秀清结婚了,妻子大他两岁,很是温柔贤惠,杜聿明没有放纵自己在幸福中沉浸,转而来到了北京继续求学。在去往北京的路上,杜聿明原本的目标是北京大学,但来到这里后,偌大的北京增长了他的见识,革命掀起的巨大热潮也让他全身沸腾起来,他想要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在思虑再三后,杜聿明决定报考黄埔军校。

心中有热情,脚下才有行动。来到黄埔军校的杜聿明努力学习,不管是什么课程都会认真对待。在成功结业后,先是服从分配成为见习官,后来又被提拔为副排长,他的热血报国之路自此拉开了序幕。

在北伐战争期间,杜聿明因为作战勇敢,不畏生死,凭借拼来的军功接连升任,报国热情只增不减。在抗日战争期间,他指挥有度,不忘初心,多次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甚至可以为了国家利益,全然不计较个人得失,深得蒋氏重用。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杜聿明内心时常期盼和平,无奈军令难违,最后在与的一次战争中,成为战俘。

为服务的记者一直说杜聿明被俘后,仿佛如置地狱,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从1949年1月被俘后,杜聿明就被关在了功德林战犯管理所,虽然失去了人身自由,但他并没有受折磨,而是一直被优待。刚来管理所的杜聿明,一直被挫败感包围着,这种感觉压得他喘不过气,伤人也伤己。杜聿明心情低落,整个人像是一具行尸走肉,面对关心他的人,也不爱搭理,尤其是从没有给过管理员好脸色。

管理员组织战俘进行劳动改造,杜聿明前期不但不愿配合,而且十分执拗。在他心底,还装着那个他想誓死效忠的人。其他人有时也会对他进行劝说,他也总是当做没听见的样子,周围的人还给他起了一个特别的绰号,叫“花岗岩脑袋”,足见其多么固执。

杜聿明心里不愿意参加劳动改造,他的身体很是“配合”,才进去不久,就病倒了。管理员对他脸上表现出的抵触情绪也很是包容,见他脸色很不好,还十分关心他的身体是否健康,好心地询问他哪地方不舒服。可杜聿明此时还沉浸在失败中,根本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每次都是大手一挥,表示没事。

管理员却是上了心,他并没有对杜聿明不闻不问,而是把此事上报给上级领导,请求给杜聿明检查身体。给杜聿明做身体检查的医生后来告知管理员,杜聿明的身体情况很糟糕,他有严重的胃部疾病,还有肺结核和肾结核。

为了让杜聿明尽快恢复,上级专门派了一个管理员看顾他的身体,这个新派来的管理员很是认真负责,每天都会带杜聿明按时就医,从不间断,在他的悉心照料下,杜聿明的身体渐渐好转。

不仅如此,管理所还会专门给杜聿明做吃食,顿顿都是新鲜的肉和蔬菜,可见其用心程度。某一天,吃完饭的杜聿明出来散心,突然看到了工作人员吃的全是窝窝头和咸菜,这和他平日的食物可以说是天差地别,杜聿明很是感动。此番过后,他的心终于被打动了。管理所里面的人治好了杜聿明的身体,更用温暖治愈了杜聿明此前心中的痼疾。

在管理所的日子里,杜聿明还听说了一件让他有所触动的事:抗美援朝取得了胜利!

美军的强大,杜聿明有所耳闻,也曾打过交道,而人民志愿军不畏强敌,为国出征的行为和舍身为国的品质打动了他。杜聿明还没有机会好好地看看外面的世界,却能知道在中国带领下的新中国已经开始变得强大。

1959年12月,杜聿明接到了特赦通知书,恢复了自由。在周总理的帮助下,杜聿明有了一份轻松而稳定的工作。闲暇时,他经常与自己的好友郑洞国一起,享受现在来之不易的安稳生活。

郑洞国与杜聿明的感情一直都很深厚,两人在黄埔军校时认识,有着共同的报国信念,能够在得知对方有危难时,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郑洞国在1948年率军起义,之后并没有立即为新中国的建设出力,而是一直处于“隐居”的状态,也是周总理从中斡旋,他才答应就职于水利部。如今两人又重新聚在一起,有了叙旧的机会。

不仅有好友相伴,杜聿明还和自己分别了14年之久的妻子团聚了。妻子曹秀清,也很是不易,嫁给杜聿明后,原本的富商小姐摇身一变成了贤内助,无怨无悔地为杜聿明生儿育女。杜聿明也感念妻子恩情,一直待妻子一心一意,两人是在1949年,也就是杜聿明被俘虏后,失去了联系。

妻子曹秀清要撑起这个家,经济来源是亟待解决的头等大事,在去了台湾后,曹秀清原本是指望蒋家能够照顾他们,但后来才发现,指望别人过活是不切实际的。曹秀清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撑到了再见杜聿明的这一天。

夫妻分别多年,千言万语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杜聿明注意到,陪同妻子归来的只有长女,那么他们另外的4个孩子呢?

在1957年,当时还身在台湾的曹秀清在得知丈夫杜聿明还活着后,一直都在找机会和丈夫相见。她静心地等待了一年,终于等来了一个离开台湾的好契机。那天宋美龄特意派专车来请她,面对突然热情好客的蒋家,曹秀清的心里打起了鼓,惴惴不安地上了车。两人见面后只寒暄了几句,宋美龄就向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曹秀清的女婿是杨振宁,获得诺贝尔奖后就扬名海外,宋美龄直言不讳地告诉曹秀清,希望她可以去美国把杨振宁带回台湾。曹秀清思忖片刻,满口答应,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曹秀清没有想过把女婿带回台湾,只把这次当做离台的好时机。台湾方面为了防止曹秀清一去不归,就把她的四个孩子留在了台湾。

另外的4个孩子就这样被滞留在了台湾,还被下了不得出台的禁令,家人分隔两地,无法相见。直到1981年,杜聿明生命垂危,台湾方面还是没有放人的意思。杜聿明去世前一直硬撑着,想要见到台湾的四个孩子,台湾方面也收到了曹秀清发去的请求电报,但却置之不理,不予回应。

好友郑洞国此时也出面协调,找到之前的黄埔校友请求蒋经国,最终还是没有成功,郑洞国无奈地大骂蒋经国无情无义。由于杜聿明已经为大陆效力,蒋经国在其父亲的影响下,还是决定不予回应。

医院保存杜聿明的遗体已经半个多月了,曹秀清不得不召开追悼会,孩子们没有办法回来奔丧,没有送自己的父亲最后一程。不得相见的遗憾成为杜聿明和家人心底永远的伤痛,恐怕连时间这副良药都没有办法治愈。